跳過導航鏈接首頁 > 版主漫談 > 內容頁

炉石传说达拉然大劫案什么时候开:論演奏家與玩家的差異及其“玩”的藝術價值

發表時間:2015-08-31 作者:文傳盈  來源:《互聯網》  點擊數:3752

炉石传说吧贴吧 www.eijye.icu 論演奏家與玩家的差異及其“玩”的藝術價值

在演奏藝術領域,常聽到“演奏家”與“玩家”的不同稱謂。演奏家與玩家有什么不同?“玩”在演奏過程中的再度創作有什么藝術價值和學術價值?這是本文要解決的兩個主要問題。

一 、關于演奏家與玩家的定義

人們常常把器樂演奏水平很高的人稱為演奏家。如閔惠芬,她的演奏風格熱情而具內涵、動人而不媚、夸張而不張狂、情感氣勢與神韻合二為一,在我國二胡演奏界,她被譽為“大師級二胡演奏家”,美國費城交響樂團指揮大師奧曼稱贊她為“超天才的二胡演奏家”。又如,東爾尼斯泰芬斯卡,她的演奏具有細膩和柔麗的特質,能準確而自如地表現作品的深邃內涵,對肖邦作品中細微的詩情又動人而精妙的表現,她以演奏肖邦作品著稱,被稱為世界著名鋼琴演奏家。他們都是一流的、頂級的演奏家,都已形成了自我獨特的演奏風格并以此而折服著成千上萬的聽眾。

另外,人們還常常把比他們稍低一個層次的、同樣也具有相當高的演奏水平的人也稱為演奏家,即第二層次的演奏家,這個層次的演奏家范圍較大,他們更多的還不能以個人的名氣引領演奏藝術的發展,而要生存于演奏團體之中,有時候甚至為了某種演出需要,他們還不得不把自己變成一般的演奏者。當然,演奏家里也有不少是自由職業。

還有另一個稱謂,即“玩家”。“玩家”的含義是什么呢?讓我們先看看大家對這一詞的習慣用法:馬克西姆,目前最受矚目的跨界鋼琴演奏家,有人稱他為“鋼琴玩家馬克西”;蔣國基,著名笛子演奏家,有人稱他為笛子“大玩家”??杉?,人們常把“演奏家”與“玩家”二詞放在一起連用,并傾向于認為在演奏層次上“玩家”比“演奏家”處于更高一個層次。已故大師劉明源先生的胡琴藝術可以說是天下一絕,他的演奏是那么的瀟灑自如、輕松隨意,但音樂給人的印象卻又是那么的親切自然和意境深遠,耐人尋味。劉明源大師是“玩家”和“演奏家”的合生體,無論從哪個角度看都是胡琴領域演奏的典范。“演奏家”一詞在字面上的意義有可能是更多地體現了演奏時的條條框框和循規蹈矩,而“玩家”一詞則有可能更多地體現了演奏時的自由心境和娛樂的演奏心態。另外,也有人有不同的看法,認為“玩家是拋棄了古典的東西,而進行對于刺激和技巧的追求,常常讓人對其技巧瞠目結舌,而聽后會覺得十分空洞”。當然,這一看法是不占主流的。而且我認為,如此不占主流的理解是不利的,因為它容易把人們引導到玩弄技巧的歧路上去。玩家的正確含義應該是取前者更好,因為這樣更有利于我們欣賞、描述、分析演奏家在演奏過程中的再度創作時的自由心境及其藝術效果。

如此說來,我們可以把“玩家”定義為:演奏水平很高、擁有自由創作心境、不僅通過演奏愉悅他人、更通過演奏愉悅自我的人。從作品的演奏及演奏技藝的傳承與發展來看,需要演奏家;而從生活、自娛及演奏過程中的二次創作來看,則需要“玩家”,他們在各自的層面和領域,都是不可或缺的。那么,演奏家和玩家究竟有什么相同和不同呢?

二、演奏家和玩家的異同

從相同點看,二者是你中有我,我中有你。首先是演奏的基本要求是一樣的,都是演繹音樂并力求把音樂作品的內涵、美及其意境都表現出來;其次是在音符層面上,形態也是一樣的;再次是在演奏依據上電是一樣的,都來自樂譜的要求。

從不同點看,二者之間,你是你,我是我,有著很大的差別:

首先,從演奏的目的與行為來看,他們存在他娛與自娛的區別。演奏冢的每場演出面對的是欣賞他們表演的聽眾,作為二度創作的嚴謹體現,講究規范、嚴格、到位,對曲子的內涵、意境、風格、韻味,包括對作曲家的創作意圖和創作背景,甚至是對作曲家本人的性格特點以及審美習慣都要有較為詳細的了解,力求能準確地把曲子演繹好,把作曲家的意圖表達出來。這些要求,也是作為演奏家的最起碼的要求。同時,演奏家負有責任感、使命感并有強烈的被認同感。尤其是中國的主流演奏家群體都是以演奏音樂為謀生手段的,是領固定工資的,演奏是工作,是一種服務行為。主體思維是根據各觀的需要而活動的,比如演奏的內容、風格、意識、手法包括曲目的選擇,都需要根據不同的聽眾群體的需求而變動,多少有些迎合的味道。個人的意識服從領導的意志或聽命于演出商的選擇,也是常有的事,缺少自由空間。有時演奏家們甚至是在被動演奏,也需要被認同。無論你的水平有多高,想法如何好,但領導不點頭,聽眾不歡迎,你也是白搭。因此,演奏家的境遇有賴于他們完成演奏后觀眾的反應程度。觀眾的認同感是他們是否獲得成功的依據,無論是何時何地的演奏,假如欣賞者對他們的演奏反應冷淡,他們就會感到郁悶和痛苦。因為,他可能會因此而失去市場,影響生計。由此可見,以音樂演奏為職業的演奏家帶著功利意識和憂患意識的演奏,心理會受到諸多因素的約束,對其藝術空間的開拓多少是有些影響的。當然也不排除當他們的演奏很精彩時,聽眾的共鳴和互動也會反過來刺激演奏家的激情而有更好的發揮,但面對壓力,能夠做到盡情發揮的演奏家是為數不多的。簡而言之,演奏家的第一需要是生存,看重的是結果。

可見,玩家跟演奏家最大的不同在于:玩家演繹音樂只是為了滿足自我,崇尚唯美,沒有責任和義務,對別人的認同也不會過分在意,你說他曲高和寡也好,離經叛道也罷,他都無所謂。玩家看中的是演奏過程中的自娛自樂,只要過程是愉悅的,足矣。

其次,玩家與演奏家相比具有更自由的創造心態和更無拘無束的創造空間。由于他們心情放松、思想自由、思路敏捷,對藝術的想象力更加豐富,對個性的張揚也是暢通無阻,對意境的表達和形象的刻畫往往會有超常的發揮。我已經不記得曾經有多少次在廣東音樂的“私伙局”(即民間三五成群、以自娛為目的而組成的自由演奏組合)的“玩音樂”中聽到非常精彩的演奏。有些亮點是舞臺上很難見到的。在一次我們排練粵劇《伶仃洋》,中途休息時同,廣東省粵劇院的著名指揮家萬藹端先生和廣東公認的高胡高手黃自良先生分別用揚琴和高胡隨意合奏了一首廣東音樂名曲《雨打芭蕉》,此次合作讓我終生難忘。他們只是工作之余的自我消遣,沒有功利、沒有約束、沒有刻意,一切都是那么的自然。兩個人就像天真無邪的頑童,在音樂的天地里自由地玩耍,手中的樂器簡直成了他們的玩具,兩人心領意會的審美情趣和互補互動的合作自覺,大大地激發了他們的演奏教睛和靈感。揚琴的出其不意、揮灑自如、來去無影的即興加花和高胡的晶瑩透亮、調皮活潑的音色以及隨意而發、隨心而動的太極弓法的配合簡直天衣無縫,讓你眼花繚亂,不可思議?;肴惶斐傻哪躚菀?,真是精彩無比,在場的人無不驚嘆。他們沒有正式的合作過,只是隨意的“玩玩”。那無意之間的“玩玩”,卻“玩”出了意想不到的新境界。當然,這要歸功于他們各自的深厚的民間音樂功底。我想請他們再奏一次,想把它錄下來,他們表示已經無能為力了。真情的自然流露和一剎那的靈感是難以再現和重復的。曲子是如何演奏下來,他們本人也回想不起了。只是他們合作的過程像一對一見鐘情的情侶的約會,激情無限、快樂無比,兩人完全陶醉在演奏的過程當中,別的都記不得了。這是典型的玩家心態,在舞臺上是很難有這樣出色的表現的。本人認為,只有玩家的心態才更有可能達到藝術的個性釋放和體現,才有可能開拓更寬闊更高遠的藝術的天地。正如著名美學家席勒在分析藝術起源于自由游戲時強調:“在審美的國度中,人就只需以形象顯現給別人,只作為自由游戲的對象而與人相處。通過自由而去給予自由,這就是審美王國的基本法律。”(見注釋①)

三、“玩音樂”的價值在于它體現了藝術創造的真諦

從演奏家轉化為玩家,是藝術創造的升華。廣東音樂的老一輩玩家是琴、棋、書、畫樣樣精通,更能充分體現嶺南人聰穎內秀、瀟灑超脫的性格特征和人文情懷.是真正的藝術家的風范。人若無私品自高,但可惜的是,當今社會上以演奏作為職業的演奏家太多,且功利意識也越來越濃,財富越來越多而精神卻越來越空虛,好好的精神家園不去經營卻要到處去做精神的流浪漢。過分的名利追求弄得自己身心疲憊,越來越像商人。玩家是玩音樂,而演奏家是被音樂玩;生存需要演奏家,而生活卻需要玩家;商業追求需要演奏家,而藝術追求卻需要玩家;尤其是當今要構成和諧社會,更多需要的是喜歡音樂的玩家而不是以音樂為職業的演奏家。我認為,玩家應該比演奏家無論在思想、技藝、情操、品位上都更高一籌。演奏家最終應該向玩家轉向和提升。因為真正的藝術是玩出來的。我自己就有切身的體會。“余其偉廣東音樂五架頭”的演出已經普遍得到社會的認可。我是五架頭的最早成員,也是見證人之一。經歷了30多年各種各樣的演出,藝術生涯的風風雨雨、舞臺上的種種經歷都讓我記憶猶新。觀眾的熱情和鼓勵讓我們熱淚盈眶,反之,觀眾的冷漠也會讓我們感到不安和內疚。印象最深刻的是,1996年在新加坡維多利亞劇場參加由新加坡藝術委員會策劃組織的《中華名家薈萃音樂會》的演出。該演出由新加坡藝術委員會顧立民先生花了一年時問做了前期實地采風調查,并由他親自精心挑選了20位來自全國具有代表性的演奏高手來同臺表演,所有的節目都經過多年舞臺的磨煉,所有的人都個個身懷絕技,整個演出叫座不斷、高潮迭起。然而,最讓觀眾瘋狂的卻還是“廣東音樂五架頭”的節目,雷鳴般的掌聲讓我們激動不已。多年的演出經驗讓我們意識到,這并非是出于禮貌而是發白于內心深處的感動。尤其是在與全國的頂級演奏家同臺演出的情況下能獲得聽眾如此的高度認同,真是難能可貴。我深信,聽眾真正受到感動的應該是我們自身對音樂唯美的癡迷的追求和與世無爭、輕松自如的演奏心態。在舞臺邊觀看的閔惠芬老師和其他各位演奏家都異口同聲地說,你們簡直是在“玩音樂”。是的,專冢和聽眾們的直覺是對的,我們確實是在追求舞臺上有“玩音樂”的感覺,也就是說成為舞臺上的“玩家”。“玩”應該是藝術的最高境界,真正達到娛己娛人。“玩”是人類本質的東西,是最純真的一面,是最自然的現象。不同的群體、不同的地域、不同的品種都有各自的玩法。傳統廣東音樂的精髓也是玩出來的,它之所以受到如此的歡迎就是因為它好“玩”,容易“玩”。人類的智慧也是在玩的過程中不斷得到開發的。凡是好玩的東西就會廣泛流傳、常青不衰,這是自然規律。在我們每一次的演奏過程中始終追求一種“玩”的境界,每一位樂手都根據自己當時的感受盡情地玩,玩出風格、玩出韻味、玩出新意。你只有在演奏時達到了忘我的境界,完全陶醉在音樂的美妙之中,才能真正品味到音樂的真諦。只有真正悟到音樂的真諦才能在演奏中找到快樂,只有自己快樂了,才能感動聽眾。這就是自然的魅力。雖然,在舞臺上我們的演奏已經得到了廣泛的認可,可事實上我們最高的水平應該是在平時“私伙局”的玩音樂之中。如果說舞臺上能有出色的表現那也是平時“玩音樂”的積累,因為在平時的“私伙局”中,我們的角色由“演奏家”轉化為“玩家”。由服務他人到自我服務,性質變了,目的變了,我們是完全放下了包袱,隨心所欲,毫無顧忌。大膽地探索、開拓從未涉及的藝術空間,往往會得到意想不到的效果,不但每位“玩家”的心情愉悅、個性得到張揚,而且藝術效果能真正達到和而不同的審美境界。

四、民間音樂是孕育玩家的土壤

舞臺上的余其偉,對于喜歡高胡藝術的人來講,并不陌生,但熟悉余其偉先生的人都會覺得,他的最精彩的演奏并不僅僅是在舞臺或錄音棚里,而更多的是在平時的“私伙局”中(他們家就是經常以琴會友的“私伙局”的地點之一)。他在舞臺上呈現的,只是他演奏時眾多精彩中的一小點。他曾經說過,“私伙局”對他的幫助太大了。所以,我認為,真正高水準的演奏不一定在舞臺上而是在民間生活當中,民間音樂實在是太豐富了。高水準的音樂是“玩”出來而不是“奏”出來的。有心學習廣東音樂的人,假如沒有在“私伙局”中“玩音樂”的經歷,缺少“玩音樂”的心態和境界,那就不可能有高水準的演繹。我相信,其他的樂種也應該是一一樣的。在當今的舞臺卜,為什么有眾多的技術高手,卻始終沒有出現大師?我認為原因就在于這些高手的藝術涵養并不高,其技術沒有很好地運用到藝術表現中去,加上思想上的急功近利,身心浮躁,不愿把根深深地扎在民間,吸取民間音樂的養分,導致音樂語言空洞且脫離生活,缺乏情趣,舞臺上呈現的大多是以技法來征服人而不是以藝術來感動人。這是藝術的倒退和悲哀。我認為,只有深深地扎根于民間才能孕育偉大的藝術思想;只有豐富的藝術思想才能萌生出獨特的藝術觀點;只有鮮明的藝術觀點才能有敏銳的藝術眼光;只有具備敏銳的藝術眼光才能形成富有個性的藝術審美;只有獨特的藝術審美才能有不尋常的發現。世界上不缺乏藝術,而是缺乏藝術的發現。要想有所作為,就必須到民間去“玩音樂

關鍵詞:論演奏家與玩家的差異及其“玩”的藝術價值    
網站訪問量:

網站導航:周健二胡作品視頻     阮系列專欄     琵琶專欄    笛簫專欄    琴譜交流   在線音樂   產品價格 
推薦商品:周健制二胡作品     彈撥樂精品     紅木專業中阮      演奏級竹笛      演奏級紫竹簫
推薦欄目:
二胡名曲   二胡教學  二胡伴奏  中阮教學   琵琶名曲   琵琶教學   簫教學  竹笛名曲     
版權聲明:周萬春民樂網上的所有音樂和資料均為作者提供或網友推薦收集整理而來,僅供學習
和研究使用,版權歸原作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權,請和我們聯系,我們立即改正或刪除!
服務宗旨:使更多民樂愛好者用上具有江南精致民樂制作特點和韻味的產品,為繁榮
民族樂器的發展作出新的貢獻!
中國工商總局中國農林局二胡許可生產單位-中國音樂家協會二胡學會-蘇州工藝美術行業協會理事單位
地址:江蘇省蘇州市工業園區揚東路277號晶匯大廈(速八酒店旁)16層1619室    
萬春交通圖       萬春匯款賬號
郵編:215001                       Email:  

周萬春微信公眾號:wx416606231     QQ:416606231      炉石传说吧贴吧

蘇州周萬春樂器行    版權所有 All Copyright   蘇ICP備11005583 

蘇州周萬春-蘇州市工藝美術協會會員證 蘇州周萬春公共微信二維碼,掃描圖片即可關注我們!    工商備案